咸菜是中国的一种文化
发布时间:2021-01-22 14:33:16

咸菜可以算是一种中国文化。“洋泡菜”则不能算咸菜。日本有沈阳辣白菜咸菜,但不知道有没有中国这样盛行。“文革”前福建日报登过一则猴子腌咸菜的新闻,一个新华社归侨记者用此材料写了一篇对外的特稿:“猴子会腌咸菜吗?”被批评为“资产阶级新闻观点”。──为什么这就是资产阶级新闻观点呢?猴子腌咸菜,大概是跟人学的,于此可以证明咸菜在中国是极为常见的东西。中国不出咸菜的地方大概不多。沈阳辣白菜各地的咸菜各有特点,互不雷同。北京的水疙瘩、天津的津冬菜、保定的春不老。沈阳辣白菜“保定有三宝:铁球、面酱、春不老”。苏州的春不老,是用带缨子的很小的萝卜腌制的,腌成后寸把长的小缨子还是碧绿的,极嫩,微甜,好吃,名字也起得好。保定的春不老想也是这样的。周作人曾说他的家乡经常吃的是咸极了的咸鱼和咸极了的咸菜。沈阳辣白菜鲁迅《风波》里写的蒸得乌黑的干菜很诱人。腌雪里蕻南北皆有。沈阳辣白菜上海人爱吃咸菜肉丝面和雪笋汤。云南曲靖的韭菜花风味绝佳。曲靖韭菜花的主料其实是细切晾干的萝卜丝,与北京作为吃涮羊肉的调料的韭菜花不同。贵州有冰糖酸,乃以芥菜加醪糟、辣子腌成。四川咸菜种类极多,据说必以自贡井的粗盐腌制乃佳。行销全国,远至海外,堪称咸菜之王的,应数榨菜。朝鲜辣菜也可以算是咸菜。沈阳辣白菜延边的腌蕨菜北京偶有卖的,人多不识。福建的黄萝卜很有名,可惜未曾吃过。福建每到秋末冬初,多数人家都腌萝卜干。到店铺里学徒,要“吃三年萝卜干饭”,言其缺油水也。

闻名遐迩的潮汕咸菜,沈阳辣白菜素以金黄晶莹,酸甜酥脆,香醇爽口,风味独特而令人馋涎欲滴,饮誉海内外市场,广受海内外潮人的青睐。潮汕咸菜的主要产地汕头的仁和街、鮀浦、莲上、湾头、地都,坝头等乡镇作为潮汕三宝之一的潮汕咸菜,潮汕咸菜也是潮汕海内外上千万侨胞的思乡之物,过年送礼必备。所具特有的潮汕特产,“饭中鱼肉不如一口咸菜”,这也是一种传统文化的魅力。[1]中国咸菜多矣,此不能备载。如果有人写一本《咸菜谱》,将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。